建國中學紅樓文學獎在民國七十九年開始正式舉辦。這一個十五年來啟動建中文藝創作風氣的活動,究竟是在怎樣的機緣下觸發成立的呢?相信是許多校內外的同學們都深感好奇的。在製作這個單元過程中,我們訪談了當年主要參與的幾位老師,整理成這一篇採訪報導,它述說著紅樓文學獎的故事。

民國七十九年初,當時江煜坤老師擔任國文科教學研究會主席,在一次閒談的機會堙A與左德成老師談到建中學生的作文,一年之中有數萬篇的可觀數量。而且校內學生也不乏文采洋溢、有心從事文藝創作的人才,如果能從日常作文中,篩選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並附上師長們的批改和評語,以作為校內師生們作文教學觀摩的示範教材,對於提昇建中學生的作文水準應有相當程度的助益。基於師長們對於教學的熱忱,在兩位老師的邀集下,十位基本成員順利地達成初步共識。

幾天後,左老師很快地將構想研擬成初稿,江老師則透過國文科教學研究會的正式程序,在二月底的教研會議中提出「建中年度文選出版計劃」與「紅樓文學獎實施計劃」,並通過付委籌備。於是由江老師召集十人籌備小組,小組成員包括王世均、姚守衷、徐德蓮、何瑞華、左德成、華澤端、汪滿妹、郭麗華、林明進、朱賜麟等十位師長。而初期由於國文科本身沒有經費,所以剛開始由籌備小組成員各自捐款三千元,作為整個活動籌辦初期的基金,而國文科內許多師長們也都熱心地響應。兩次會議後達成「不以營利為目的」,以及「企劃案及實施辦法的文字修訂」、「工作分配」、「工作進度」等任務。整個企劃在同年五月底,正式提交國文科教學研究會討論並獲得一致通過。有關文選部份,最早的構想是與建中青年合辦徵文比賽並刊登得獎作品,但是因為溝通困難,轉而想在《建中人》增刊專版,又因內容龐大,無法全部刊出,所以最後才決定獨立發行《建中文選》。

在呈報學校爭取資源的時候,雖然並未獲得認同,但是當時劉玉春校長仍然核可試辦一年。由校方負擔獎牌、獎狀等必要獎勵,同時也提供了五萬元,作為部分獎金及評審費用,不足的部分則由家長會慷慨贊助。而且同為校友的左德成老師則也曾尋求校友會的支持,但因經費已有著落而未申請。不過在申請編輯室方面則因校舍不足,以至沒有專屬空間。就在活動本身的推動,已經漸有眉目之際,年度文選的出版經費方面,則令當時籌備小組的師長們煞費苦心。本來有意由建中國文科教學研究會自行出版,但受到當時還未廢除的出版法之限制而作罷。江老師在此情境下曾經撰寫短柬,並在校務會議上唸誦,懇求全校師長能夠贊助出版的相關經費,最後共募得新台幣十二萬餘元,但是該筆金額仍然無法使文選順利出版。籌備師長們甚至還想到:隨著段考成績單寄給家長的同時發出募款短柬,正設計文案準備發出之際,郭麗華老師提到中央日報曾經出版過她的書,認識當時出版部的孫主任,或許可以得到一些支持,於是師長們前往拜訪,結果出乎意料的是:孫主任表示中央日報願意出版這本《建中文選》。在獲得中央日報出版社的支持後,整個紅樓文學獎與《建中文選》出版活動的進行終於大勢底定。而之前在校內的十二萬元款項,則隨著一封封的感謝函,全數退還給當初認捐的師長們。

在七十九學年下學期,紅樓文學獎的活動海報在校門口矗立,有華澤端老師的連環畫作以及朱賜麟老師以毛筆書寫的徵文辦法,籌備許久的首屆紅樓文學獎,總算展現在建中學生的眼前。直到八十年四月初徵文截稿時,來稿量高達一百三十餘篇。由校內師長組成初、複審小組,並由郭麗華老師商請校外作家擔任決審階段的校外評審。由於初期經費仍然拮据,但校內外評審們都一概表示:不計評審費用,仍然熱心地支持紅樓文學獎評審活動,這份盛情是值得我們深深感念的。

而首屆決審會議,是在郭麗華老師的居處舉行,雖然在意見方面時有分歧,但是氣氛卻是熱烈而和諧。例如:散文類的某篇作品,有位老師認為此篇作品貼近高中生活,給予高分;但其他老師則認為那篇極其普通,由此而起了爭議。另外也有幾次是同志議題的作品,在初審時便引起爭議,但在送交決審時卻獲得首獎。雖然歷屆評審的過程,總有一些熱烈討論的過程,但是評審們對於整個活動在建中的發展,仍然樂觀其成並給予極高的評價。民國八十年八月底,首屆紅樓文學獎雖然早已順利落幕,而由優秀作品所匯集成的首期建中年度文選,也在此時完成印刷程序,首批文本並派送至學校。首期共印四千冊,建中校內吸收兩千本;在此之後都是每期印刷兩千本,建中吸收一千本。

紅樓文學獎的第二年,此時國文科教研會由林明進老師接任主席。林老師當時在南門國中監考,過程中與郭麗華老師談到紅樓文學獎的理想與實踐,林老師在此將執行權交給郭老師,並承諾為紅樓文學獎募集五十萬元款項。但剛開始過程雖然頗受支持,但是募款卻沒有太大進展,直到林老師的知交尤春利先生、同學賴郁芬小姐各捐贈二十萬,還有不願具名人士的十萬元,五十萬募款至此落定,而後交由趙台生老師在臺銀設立專款帳戶,活動經費的壓力至此也稍獲紓解。劉玉春校長至此也受到感動,撥出紅樓二樓的一間校舍作為編輯辦公室,此後紅樓文學獎的編輯工作,包括挑選各班優秀作文,並加以批改、排版,也就在此進行。另外,文選的封面是則是由當時中國時報的美術主編,現任自由時報美術主任董谷音小姐所設計的。

為了替紅樓文學獎暖身,國文科教研會先後為此舉辦了三年的「紅樓文學周」活動,邀請包括鍾肇政、康來新、張大春、劉還月、陳義芝、羅志成、蕭蕭、隱地等多位在小說、散文、新詩方面的名作家以及著名學者,為建中學生講述文藝創作。而此活動也結合當時補校的國文科老師合辦,獲得極大的迴響。而紅樓文學獎舉辦的第三年,與台中明道文藝社進行交流活動,明道文藝社陳憲仁社長也受邀參加紅樓文學獎頒獎典禮,並致贈禮物。而該屆所有得獎作品也同時在明道文藝月刊上刊出。

經過三年的艱難草創之後,整個活動的運作已經有了一定的基礎,並且開始成為校內經常性的活動,學生也以參加文學獎的比賽為榮耀,而與相關活動也有著緊密的共識,開始形成投稿風潮。在稿件的質量方面,長期以來也都一直具有相當水準舉凡當時的社會議題、文學趨勢往往成為作品取材的範疇,而前一屆的得獎作品,也常會成為下一屆的模仿對象。在每一屆的稿件中,這種同質性的作品總會大量出現,但若是一味模擬而了無新意者,則會在初審時便被剔除,因此在得獎的作品中,我們並不容易發現這種情形。校外評審方面,每年盡量聘請不同的專家學者來擔任,而評審們對於這樣的文藝活動也都十分樂意地答應參與。文選的出版也是一直準時發行,而且越來越受到建中學生的喜愛,校內銷量逐年上升,同時也常對校外發送相互觀摩。而紅樓詩社也乘著文藝風氣而興起,尤其以每年新詩得獎作品作為朗誦稿,參加北市詩歌朗誦比賽屢獲佳績,也奠定了詩社的重要地位。現今台灣各高級中學,能舉辦文學獎長達十五年,而從不間斷且水準一致的學校,相信建中已是難得的典範了。

八十七學年度,紅樓文學獎首度增設新參賽類別「報導文學」,在熱心評審林雲閣先生的支持之下,願意成為建中的駐校作家,完成第一屆的活動。但後來由於稿源不穩定,於是並沒有成為經常性舉辦的獎項,這是值得我們繼續努力的部分。而最近四、五年,紅樓文學獎的相關活動堙A最大的變動就是舉辦紅樓文藝營了。紅樓文學獎成立初期,只有每年三月份舉辦的文學周計劃,請知名作家、學者來做全校性演講。自從舉辦紅樓文藝營以來,由於對外開放申請,使得對文藝有興趣的校內外同學都能夠優機會參與,聆聽這些文學講座,也有機會練習寫作,嘉惠各地有志學習文藝的青年學子,實在是一大藝文盛事。但是也因此而使得全校性的文學周演講活動逐漸減少,相對於原始推動全校藝文風氣的初衷,似乎有未能兼顧的遺憾,這是值得我們今後繼續努力的地方。

*          *          *          *          *

 

提到建中駝客,你想到的是卡其色制服,升學率,社團,還有什麼?

駝客在制服以外還能有些什麼象徵,或者說,有什麼足以代表年輕學生奔放的思想文采?

 

紅樓文學獎一直引以為傲的是,它確實反映了建中的當下。

 

從一開始想要為每屆建中學生的過往交替留下些什麼,

紅樓文學獎一路走過十五年,

十五本建中文選一字排開如此份量甸甸,

翻開內頁更是一群少年實踐自己的青春,書寫種種,

年輕生活光怪陸離,初窺大人世界因而詫異驚愕,甚至於當他們站在生命巨塔前感受到的渺小無常,

他們如此青春如此年少,意圖用書寫對抗成長當中的不安震盪,他們哭他們笑,

實驗文字的同時可能也失控地蛻變為自己意料之外的樣子。

 

紅樓文學獎紀錄下這些。

 

以建中為輻射光譜的中心點向外放射出去,他們以年輕為資本如此嚮往豐美的理想境地,

他們又跑又跳放聲吶喊著然後在城市的障壁之間聽見回音,然後,

偶然之間他們學會飛翔。

他們結晶,

他們睡。

準備好面對下一次在現實裡漫遊的勇氣。

 

一年一度的紅樓文學獎正好是展示駝客思緒靈魂的舞台。

百年建中會繼續下去,當然,紅樓文學獎與美好的文學時光也是,

回到過去進入未來沒有時空限制,持續進行。

 

以上是以前曾經得獎的羅毓嘉學長,為我們所寫的一段文字。建中紅樓文學獎發展至今已將邁入第十五個年頭,不管是學生或老師們,對於這個獎基本上都抱持肯定的態度,這是能夠代表建中的,尤其同時肯定建中學生的文藝創作,紅樓文學獎如何發展以及延續,將是全建中都關注的事。

 

Copyright (C) THE FIRMAMENT All Rights Reserved

此網站由第六屆網界博覽會參賽隊伍 《 蒼穹 》 所製作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