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經濟現況

香港經濟在過去二十年中大體表現不錯,多數時候均能保有5-10% 的經濟成長率,但自98年以降,除了2000年因國際景氣轉好而出現大幅成長外,表現均不佳。

香港經濟不振之原因

泡沫經濟破滅後的調整過程

金融政策的開放影響消費及投資

經濟成長累積的財富

大陸對香港大量投資,民間財富縮水

經濟結構性失衡

香港製造業自大陸改革開放後即逐漸外移,帶動了轉口貿易相關服務業的大幅成長。但自90年代中期以來,廣東相關的軟硬體設施漸趨完整,使得香港製造業開始整廠遷移;原本經香港轉口的貨物,也漸轉向由深圳等港口直接貿易。而銀行、航空、會計等服務業也漸將後勤作業遷移至深圳、廣州等地,減少了香港本地的就業機會。在香港製造業大量北移的情況下,其占香港GDP的產值至2001年已下降至5.2%,而服務業則躍升至86.8%。在製造業極度萎縮,現階段服務業又出現成長趨緩的情況下,香港經濟發展前景初現困頓。近幾十年來,香港經濟經歷結構性轉型,由製造業為主,演變為以服務業為主,這一點從不同行業的就業增長率存在極大分別可見一斑(表1)。具體而言,金融、保險、地產及商業服務行業錄得最高的就業增長率,19812000年間的平均年增長率為7.25%。同期,製造業的就業率則每年平均下跌5.25%,而建造業的就業率亦僅錄得輕微增長。因此,服務業就業人口佔總就業人口的百分比由1 9 8 0年代初約5 0 %,上升至2 000年大約8 0 %

工業北移

香港早在70年代後期已經步入經濟轉型階段,邁向多元化發展,與此同時,中國亦開始實行開放政策。在80年代,中國的開放對香港經濟受到極大的衝擊。

此情況在香港一九九七年回歸中國後更趨嚴重,從這個角度看,香港的服務業把一些後勤部門遷移至內地鄰近甚至更偏遠的城市,乃自然及無可避免的趨勢。與製造業北移的情況一樣,服務業北移主要成本差異和資源運用,但與製造業北移的情況不同,是服務業只是將部分後勤工序而非整個工序外移。而隨著資訊科技不斷進步,香港與其鄰近地區的經濟整合必須進一步深化,使與珠江三角洲地區的競爭優勢得以發揮,香港作為區內國際大都會的地位得以鞏固。

 

把後勤工序搬遷到香港境外的趨勢始於一九九零年代中期,當時一些本地的傳呼公司將它們的傳呼中心遷往澳門、深圳及廣州等城市。為了在目前的經營環境下控制成本,一些服務業如電訊公司及銀行近期都相繼表示計劃將某些支援服務如電話查詢及資料處理等遷離香港。

 

這個趨勢對勞工市場構成失業情況惡化,因為有很多公司北移,香港的就業職位或會因而流失。再加上服務業將後勸部門遷離香港的幅度,不及製造業北移般廣泛﹔但若成本差距不縮小,這股壓力將依然存在。此外,由於後勤服務外移只會削減開支而不會製造大量新的前線職位,這將無可避免地令本港失去一些就業職位。

 

無可爭議的是香港與珠江三角洲地區的成本差距是推動製造業及服務業工序北移的成因。根據華信惠悅顧問公司的資料,在廣州聘用一名行政文員,每年的總支出約為港幣四萬元,相等於在香港聘用同類文員所須支出的百分之三十。廣州的優質寫字樓租金,平均亦較香港便宜百分之七十。加上華南地區的交通及基建逐步改善,以及合資格的人才大量增加,深圳及廣州將有更多優勢吸引香港的企業把後勤服務北移。

 

服務業工序北移,是自然的趨勢亦與香港在過去二十年來邁向大都會而專注於高增值活動的路向一致。本地製造業工人由一九八一年的接近一百萬,減少至二零零一年的四十萬。然而,同期轉口貿易及內部需求大增。此外,服務業工人的人,均增值於一九九九年比製造業工人高出百分之一百二十,意味著服務行業的薪金較高。

 

香港經濟面臨的問題

一、大陸經濟崛起,香港中介地位逐漸降低

    大陸自改革開放以來,香港即充分發揮經濟中介的角色。然近年來,由於珠江三角洲的道路、港埠、機場、通訊等基本建設漸趨完整,加上成本的差異,令當地產品直接出口的數量日漸增多。另方面,上海及其鄰近港口的發展,也搶占了部分大陸華東地區與國際進出口的貨源。

二、忽視產業升級,經濟結構失衡

    港府採行的自由放任政策,使得香港製造業忽略產業升級,逕往生產成本較低的大陸地區遷徙。目前工業占GDP13.1%(製造業僅占5.2%),服務業比重高達86.8 %,但其中有半數係屬定位為「製造業配套的服務業」,諸如進出口貿易、運輸、倉儲等。產業結構失衡形成對外依賴加深,一旦香港轉口地位被取代,或者珠江三角洲的產業無法升級持續成長,則香港經濟將受極大衝擊。

三、 失業率偏高

     繼去年亞洲出現金融風暴,香港的經濟也遂漸陷入低迷狀態。由去年底起,接連的機構裁員、公司倒閉、證券行破產等,已引起了廣大市民對經濟前景的擔憂。加上房地產市道疲弱,旅遊業不振、股市下挫,社會上的消費購買力大不如前。失業率上升帶來的衝擊,已不限於製造業勞工和基層「打工仔」,而及於部分中層管理及專業人士。大學生也開始面臨「就業難」之苦。

香港政府和工商界長期低估香港經濟的結構性問題及由此可能產生的就業萎縮後果。然而,面對日益嚴重的就業問題,政府成立的失業問題專責小組企圖集商界、勞工代表和經濟學家於一堂,謀求擬求出良策,可是至今還拿不出一個方案來。特區政府卻顯得有點束手無策。其實,在八十年代製造業衰退時,短視的工商界把生產北移內地姒減低成本,而政府則寄望服務業的擴大去吸納剩餘的勞動人口。一直以來,政府官員及其經濟顧問只懂吹噓香港的失業率如何偏低,缺乏正視經濟內部結構性矛盾和困難遠見。

 

亞洲金融風暴發生後,香港經濟面臨了極大的挑戰,失業率也一路攀高。這不僅是因為景氣衰退而導致的循環性失業,更重要的在經濟轉型的過程中,產生許多結構性失業。這主要因為香港製造業幾乎完全移至大陸,而近年來服務業又無法如過去般快速成長。值得注意的是,由於服務業需要的人力素質較製造業為高,因此,香港失業人口中以中、低教育程度者居多。

四、財政收支狀況惡化

    近年來香港財政收支狀況急遽惡化,2000年赤字尚不及100億港幣,2001年暴增至656億港幣,2002年更超過700億港幣,占香港GDP5.5%,遠高於歐盟所訂定3%的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