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網頁內容》切膚之愛

切膚之愛


李石樵名畫 -- 蘭大衛醫師皮膚移植手術
來源:彰化基督教醫院院史文物館

周金耀國小五年級時(1928年),有一天被石頭絆倒,跌傷右膝蓋關節部位。傷勢本來不嚴重,只有外傷破皮而已。隔天他照常步行四里去上學,如此經過四、五天後,傷口卻開始化膿,並且隱隱作痛。在當時衛生保健觀念並不普遍,養父便用髮油和草藥為他治療,沒想到卻越敷越惡化,傷口逐漸發炎腫脹。後來又求神問佛,經道士施以法術,用符紙治療,結果非但沒有效,反而引起傷口潰爛。

就這樣經過十二天,傷口逐漸嚴重,養父沒有辦法,只好帶著周金耀從伸港往彰化求醫,剛開始先了漢醫楊棕先塗抹藥粉,卻絲毫沒有效果。 有一天,周金耀坐在轎子上,養父也在一側擔著他,走到彰化北門口鐵路邊時,遇見一個老人問道:「你們要到哪裡去就醫?」養父答說:「去棕先診所治療。」老人勸說:「如果是要看外科,最好找蘭大衛醫生。」

因此他們就轉往彰化醫館(今日彰化基督教醫院)求醫。當時蘭醫生夫婦帶著兒子及女兒往中國山東煙臺避暑尚未返臺,烈以利姑娘立刻初步處理傷口,準備了一桶消毒水將周金耀的傷腿泡在消毒水裡,三天後就先由醫院堛漱撱硃D、林安生、洪大中三位醫生共同施行外科手術,割除舊創的肉芽組織。

經過三個月的悉心照顧後,周金耀逐漸脫離險境。同年九月,蘭大衛醫師返回彰化,接手周金耀的病況。 周金耀住院療養期間,蘭醫生夫婦對他的照顧就像親生父母對自己兒女的關照一樣。尤其是「蘭醫生娘」每天要到他床邊好幾次,教他讀「白話字」(福佬話以羅馬字拼音)、讀聖經故事、讀真道問答、讀聖經、唱聖詩....,甚至還教他編織毛線,藉以減輕傷口的疼痛以及住院的悲傷。


周金耀小朋友(13歲) 與 烈以利姑娘
來源:彰化基督教醫院院史文物館

周金耀雖然經過長期的治療,傷口卻長達一台餘尺,很難再長出新的皮膚,甚至可能會併發成骨髓炎,到時候只有截肢的命運。 有一天,連瑪玉獲知金耀的病情沒有起色,若不能及時動手術,恐怕有生命危險。她熱切的和蘭醫生商討究竟有什麼方法可早日治癒金耀。蘭醫生說:「醫典上記載了植皮術,這也許是治好此病唯一的希望;但是,這種手術務必切割其他部分的完整皮膚,然後補到患部。」又說:「可是,這種植皮手術至今還沒有人實驗過!」 蘭醫生夫婦雖想盡辦法要救金耀,但卻似乎遇著瓶頸;「蘭醫生娘」百思不解之餘,心中忽受感動有所領悟!她很懇切的主動向蘭醫生提議:「假使割下我的一部份皮膚,補到金耀的患部,可以治好他嗎?」夫妻倆商談結果,下定決心要施行割皮、補皮的手術。

有一天,連瑪玉來到金耀床邊,溫柔的對他說:「你願意腿部的疾病早日痊癒嗎?若用我的皮補到你的患部,會讓你早點好起來喔!」 據這位日後成為牧師,但事發當時年僅十三歲的周金耀回憶道:「當時我以為蘭媽是和我開玩笑哩!因為我從沒聽過割皮補皮這種事。」 進行移植手術當天,醫院裡上上下下都很緊張,尤其是執行這史無前例的手術的蘭醫生。這種手術在醫療史上堪稱創舉,甚至在1928年代的世界醫術中,亦是一項罕見的手術;更何況這是一樁極不平凡的大愛─仁慈的醫生親自動手割下妻子的腿皮,救治一名垂危的異國兒童。

周金耀回憶手術當時的狀況說:「因為當時的醫術不及現在的發達,動手術當中,由於麻醉藥力不夠,我忽然在麻醉中甦醒過來,並親眼瞥見蘭醫生正開始割除一樣被麻醉中的蘭媽的股腿皮肉,頓時我覺得宛如觸電一樣的震駭!雖然那些割下的四塊蘭媽的皮膚並沒有黏補在我的身上(首次移植手術並未成功),但這個印象卻深深的烙印在我心靈上,使我深受感動,一生無法忘懷。」他又說:「我沒想到世上竟有這樣慈愛的人,為了報答蘭媽的恩情,我力求上進,努力求學,期望成為一名傳道人,來服務人並傳揚上帝美好大愛的信息。」

手術結束後,蘭醫生娘除了護理周金耀的傷口,還送他學校的課本,為他補習功課。一年後,周金耀的創傷終於痊癒。 蘭醫生夫婦在台灣進行醫療傳教的日子,醫治了無數的人們,蘭大衛一家的義行,令許多人看了都為之感動,也讓許多人投向主耶穌的懷抱。

原資料參考

隊員廖家琳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