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侵台
八卦山戰役

 

日本侵台

1895,歲次乙未。日本接收台灣時,原打算在淡水或基隆登陸,後以淡水港淤淺,船艦靠岸不易,又中法戰爭後,淡水、基隆均駐有重兵,強行登陸必遭激烈抵抗,因此,改取地勢遼闊、駐軍薄弱的宜蘭三貂灣的澳底為登陸地點。5月29日,由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率領的近衛師團,在三貂灣定位停船隨即分批登陸,岸上清軍則未戰而潰。

日軍登陸澳底 ( 照片來源:史蹟館 )

能久親王登陸後留影 ( 照片來源:史蹟館 )

日軍在澳底登陸後,進向基隆,並派艦隊自外海逼近基隆港,途中雖在瑞芳遭遇兵勇及居民抵抗,但未幾即攻下瑞芳;6月3日便按原定計畫直搗基隆,在清軍粵兵的內鬨及外海日鑑的日夜猛轟下,日軍在攻佔扼守基隆與台北間交通峻領的獅球嶺砲台後,順利占領基隆城,清軍則順著鐵路,經由獅球嶺隧道逃往台北的方向。

獅球嶺砲台遺址 ( 照片來源:史蹟館 )

日軍於6月3日攻陷基隆後,持續往台北方向開拔,台灣民主國總統唐景崧亦隨即棄職潛逃,台北城頓時陷入無政府狀態,此時台北的士紳乃商議儘速迎日軍進城,6月7日日軍在無人傷亡的情況下,平定了台北城。

日軍進入台北城 ( 圖片來源:史蹟館 )

日清雙方海外交接圖 ( 照片來源:史蹟館 )

6月2日,日清雙方於基隆港外完成交割台灣手續後,樺山資紀便以台灣總督的名義在各地張貼中、英文布告,表示日本已依馬關條約接收台灣及澎湖主權,要人民各自安分守己,便可受到政府保護。

在台北的台灣民主國滅亡了以後,日軍雖勢如破竹向南推進,卻面臨了激烈的抵抗,損失慘重的日軍為了報復,展開了殘酷的屠村與掃蕩,情勢駭人,卻更激起了台灣人抵抗的決心。

 

八卦山戰役

乙未八卦山戰役碑誌 ( 尤冠龍攝 )

由於彰化城掌控台灣南北咽喉,自古以來,每逢戰亂必定經過本地,俗諺「順煞,扑彰化」便說明了彰化是個戰亂頻頻的戰地。1895年的八卦山戰役更是日軍登台以來遭遇台灣義勇抵抗最劇烈的一戰,彰化以北的台灣義軍自竹苗敗退後,即輾轉集結於彰化城。

1895年8月25日,日軍進抵大肚溪畔,隨時準備渡河進攻彰化城,並以大肚的磺溪書院充當臨時營所。能久親王特別到溪畔實地偵察,隔著大肚溪,對岸的義軍不斷開火。

大肚臨時指揮所 (磺溪書院) 的昔與今 (左圖:史蹟館提供 ; 右圖:尤冠龍攝)

彰化之戰,八卦山能否扼守可說是重要關鍵。八卦山最早稱為「望寮山」,後來又稱「定軍山」。由於彰化城北有大肚溪,八卦山地據守其東面,若扼守八卦山,則彰化城便可不陷敵手。故連橫於《台灣通史》中說:「彰城小如斗,八卦山當其東,俯瞰城中,山破則城亦破,故守禦多重此山。」

守住彰化,則亦掌控了當時台灣的南北咽喉。

彰化舊城(左) 與 彰化城東門(右)

彰化舊城模型 ( 尤冠龍攝 )

能久親王於26日巡視大肚溪一帶後,據傳被八卦山守軍砲擊重傷,後來死去。

日方決定於28日進攻彰化,27日日軍展開部署,近衛師團進攻八卦山卻遭大炮迎擊,雙方僵持不下。距離彰化東城門僅一公里的八卦山居高臨下,於是再度成為乙未戰爭中的戰略要地。28日凌晨,日軍強渡大肚溪,於當晚展開夜襲,並署兵八卦山東側。

從八卦山望向大肚溪口方向 ( 尤冠龍 攝 )

迎戰日軍的定軍寨古炮雄姿,標誌義軍奮戰精神不滅 ( 尤冠龍 攝 )

次日雙方激戰,義軍重創日軍,近衛師團在付出了慘痛的代價之後終於佔領八卦山,義軍因寡不敵眾,結果李士炳、沈福山、吳湯興等人紛紛戰死於東門外,守軍潰散,八卦山被佔領。這時吳彭年在大肚一線遙望八卦山豎起日本軍旗,立刻回軍往救,奮登八卦山,卻也中彈而亡。

吳湯興( 左,史蹟館提供 ) 與 抗日烈士祭祀殿( 右,尤冠龍攝 )

八卦山砲台陷落後,守軍且戰且走,一路退回彰化城,他們雖不斷開火還擊,但日軍居高臨下,原本就居優勢的火力顯得更加猛烈,使得反抗軍毫無招架之力。29日彰化城陷落,義軍往員林、鹿港撤退,不久鹿港也陷落,八卦山之役結束。

彰化之役是反抗軍全力一搏的重要會戰,黑旗軍與地方武力無不精銳盡出,然而雙方兵力相差五倍,台灣反抗軍在武器、裝備、訓練樣樣居於劣勢的情形下,最後還是悲壯的失敗了。

日軍在順利佔領台北城後,原以為也可順利地接收整個台灣,沒想到卻在中南部遇到了民眾頑強的抵抗,台灣的義軍以鐵鍬、竹槍、木棍及其義勇精神,來對抗擁有現代化軍事裝備的日本兵。雖然終歸失敗,但寧死不屈的精神卻永留後人心中。

抗日烈士之神位 ( 尤冠龍攝 )

彰化八卦山一役,是乙未年最悲壯的一戰,千餘名烈士骨骸被埋在八卦山麓,而今此戰場已被辟建成體育場。

昔日的戰場,今日的彰化體育場 ( 尤冠龍 攝 )

面對一百多年前的甲午以及乙未戰爭、台灣烈士捨身忘我奮不顧身的精神,現在的台灣人,不知還記得多少。

乙未保台和平公園一景 ( 尤冠龍攝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