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達的一生

恆春民謠先師 ─ 陳達生平事略
陳達老先生,於民國前六年四月廿六日,出生於屏東縣恆春鎮大光里大光路(大窟尾湖底坪),兄弟五人,即戶、古、出、飛龍、達。老大、老二、老三均結婚生子,唯有老四飛龍,老五陳達兩人,自小就喜歡唱歌,飛龍除了月琴彈得好以外,胡琴更是拿手。(飛龍到海外,就沒有回來)。田裡的工作就由三個哥哥耕作,其餘兩人則經常爬到樹上彈琴唱歌。
因為家庭環境不好,陳達十二歲時,就被送到台東其二姐家,依靠姊姊及姐夫。其他的哥哥也相繼搬離「湖底坪」故居。
在台東長大後,跟隨姐夫在台東製糖工廠的農場工作 。在台東工作期間,閒暇,仍不忘彈月琴唱唱恆春民謠以自娛。
台灣光復以後,他才回到恆春,這時,他的親人已經分散,便到他三哥次子陳來春母舅家,蒙其提供土地,及大光里里長江掌的奔走之下,由鎮公所出資為其建造現在的房子,總算有固定的安身處所了。回恆春後,曾何人合作作瓊麻絲買賣生意,也做過土地仲介工作,賺了不少錢,但是這些錢都花費在女朋友(枝子)身上,女朋友也為他煮飯洗衣,過的有家的感覺,但是陳老先生因經常出門十天或半個月不回家,因而兩人漸漸疏遠了。
陳老先生為人豪爽和氣,親朋好友家有婚喪喜慶,都會給他請帖,老先生也均準時參加,後來他想,自己並無兒女可辦喜事,他聽了朋友的建議,辦個慶祝生日喜宴,發請鐵邀請過去他曾參加過他們喜宴的親朋好友,想不到參加的人竟然沒超過二十位,留下了很多的空桌,這時,陳老先生更瞭解人間的冷暖,但是無法負擔辦桌所需的經費,陳老先生便拿他過去參加喜宴的請帖,去向他們要回以前的賀禮,以彌補辦桌不足的錢。(大約要一百多人)。
民國五十六年,史惟亮、許常惠兩位教授,到全省各地採集民歌,到恆春時,發現陳達的唱腔、調性獨具一格。在民國六十五年,安排陳達參加民間藝人音樂會,其後,並安排在電視上,及台北的餐廳演唱,民國六十七年十一月,七十三歲的他,自己坐車到台北,應雲門舞集邀請,為林懷民先生描述開拓台灣的的新舞劇 薪傳 伴唱,這是他比較傑出的表現。

民國六十五年春節,農曆初二,是女兒回娘家的日子,我也帶著內人回恆春鎮龍水里草潭路岳父王添水家,內人的姑媽、舅父、舅媽、及妹弟等大家在客廳聊天,大約上午十點左右,陳達老先生背著月琴走進客廳,我請他坐,他不但沒坐,還一一詢問在場的人和主人的關係,問完以後,隨即撥起月琴,把在場的人該如何對待主人,以及主人要如何招待等等,所在場的十多人,不分老幼,每人都用唱送他四句話。他不用事先擬稿,及「嘴口利便」 ( 隨口唱出 ) 唱出,而且一個唱完並沒有停止隨即唱第二個、第三個 … 直到把十多人都唱完為止,以一個沒念過書的人,卻能邊唱邊想,把整句完整的唱完,並且四句都押韻,真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奇才。
陳達老先生因無兒無女,年紀大了以後,精神也較差了,無法做別的工作,每天只有背著月琴,巡迴在恆春地區 ( 及枋寮以南的枋山、車城、恆春、滿洲等鄉鎮 ) ,到一些熟是的人家或人在家即進去唱歌,靠人家給一點小費維持生活,真是一個悲慘的鄉土藝人
民國七十年四月十一日, 在屏東縣訪山鄉楓港, 過馬路時被台汽公司汽車撞上, 而結束了他傳奇的一生。 享年七十六歲 . 去世以後, 埋葬於恆春鎮水泉里 「紅墓碑」, 而其神位供奉在恆春鎮佛祖廟供人朝拜 . 。
恆春地區的人,感念陳達老先生對恆春民謠的貢獻, 以及政府對傳統藝術及民俗文化的重視, 正在籌建「恆春民謠館」到時候 , 陳達的事蹟, 陳達的各種資料, 將作有系統的整理陳列, 也能讓後人了解恆春民謠, 緬懷過去, 策勵將來。

六丙林恭平整理如下

陳達一隻眼睛患有眼疾,所以熟識他的恆春居民通常不叫他陳達,而是叫他紅目達仔。

陳達 1905 年出生在恆春鎮大光里砂尾路。由於家境不好,所以沒上過學,但由於對音樂的喜愛,他從哥哥那裡偷學會了月琴,從廟口學會了流傳的恆春調。

16 歲時,他靠著及興哼唱的恆春調,在恆春一帶頗富盛名。他在 29 歲時一場大病瞎了眼,之後雖然靠買賣土地賺了錢,不過十年後錢用完了,老婆也跑了,陳達除了月琴再度一無所有,直到 1967 年在音樂家史惟亮與許常惠的發掘下,透過媒體走紅民間。

由於他的歌聲蒼涼,歌詞相當有詩境,加上搭配月琴清唱的情感十分豐沛,被音樂家邀請到臺北接受採訪,隨後大受歡迎,電視與和報章媒體紛紛報導,並錄製了專輯,其中最有名的歌曲,就是《思想起》,只不過人們好奇的是他的人,而不是他的歌。

豐富的演唱收入,沒有為他的生活帶來太多改善,陳達雖然喜歡眾人圍著他聽歌,卻也厭倦每天被帶來帶去趕場。 1975 年,陳達年事已高,逐漸出現精神妄想的疾病,經常在街頭遊盪, 1981 年他決定回到恆春故鄉, 4 月 11 日 ,在過馬路時被一輛超速的遊覽車撞到,送往醫院途中過逝。享年 76 歲。

陳達的歌聲之所以能夠如此撼動人心,既不是因為他有多高深的音樂技巧,也不是因為他的歌詞多麼精雕細琢;相反地,陳達所唱的每一句歌詞,基本上都和他的生活有關,或寫景、或寫情、或言史、或言人 …… ,於是他唱「譜給恆春的人來做夥啊喂,現今弄一個同鄉會,和台北的人會當來做夥,日子久長好交陪 …… 。」又或者他唱「思啊想啊起,一年過了一年來,那來光景著那壞啊喂,不可賺少快活花 …… 。」甚至他也唱「第一個景色是頂樓,頂樓對西貓鼻仔頭,下底石鑼石鼓叮噹嚎啊嘿 …… 。」

許多同為唱恆春民謠的老歌手,在提到陳達時,依然對他的歌聲和演唱功力讚不絕口:「他所彈的曲跟他的唱腔、他的調,和一般不太一樣。他的調在唱,非常有民謠的風味。」恆春民謠的老歌手朱丁順先生如是說;就連當初發掘陳達的音樂學者之一,史惟亮也稱許陳達:「他是一個作曲家,因為他要適應歌詞,而能自由修改一個既有的曲調。他是詩人,因為他能即景生情,創造活生生的歌詞來描寫感情、講故事或說道理 …… ,他也是自彈自唱的演唱家。」

 

 

陳達與 【 月琴】

【 月琴】在民歌時代是非常經典的歌曲,當『在唱一段思想起』的第一段引子時,鄭怡純淨的歌聲便輕易的擄獲聽者耳朵。 「抱一支老月琴,三兩聲不成調,老歌手琴音猶在,獨不見恆春的傳奇 …… 。」是的,歌詞中所說的老歌手,正是知名的恆春民謠歌手阿達伯仔:陳達先生。
提到月琴就不免想到一位老歌手陳達先生,其與當時的民歌有相當大的關聯性,所謂的民歌是代代相傳的,曲調不改,但隨著年代和情境的不同,歌詞會隨著改變。雲門舞集在其『薪傳』裡便是將陳達的歌曲拿來作舞碼裡主要的片段。 蘇來和賴西安的詞曲雖未針對陳達先生這位歌者來描寫,卻也在懷念向陳懷這樣的老歌手。
早在台灣光復以前,陳達的歌聲就已在恆春一帶小有名氣,甚至那時候村子裡的許多婦女都是他的忠實歌迷,但是真正讓恆春以外的人知道「恆春有個很會唱民歌的陳達」,卻是在陳達六十二歲以後的事了。
民國五十六年(西元 1967 年),許常惠先生和史惟亮先生在一次的民歌採集工作時發現了陳達,當時的陳達已經是個身有殘疾和貧病交迫的老人,但是當他撥弄著一把老舊的月琴,以及用滄桑的歌常惠和史惟亮這兩位音樂學者為之驚豔不已,於是他們試著將陳達和他的歌介紹給台灣的大眾,甚至介紹給前總統蔣經國先生。

 

參考網站 :

民視新聞網

http://www.ftvn.com.tw/Topic/CaringTW/TWnotes/0411.htm

無責任樂評

http://www.taiwan123.com.tw/music/pin_33.htm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