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思潮的影響與新形式的追尋
1945年到1980年的建築重整)

二次大戰結束,台灣歸還中國,史稱為台灣光復,從1945年之後又邁入另一新的階段,1949年國民政府來台,政經發生很大的改變,不同背景的建築師登場,建築師主要來自幾個方面:

1.
日據時期受建築教育者,當時僅有台北工專、台南工學院及台北私立開南商工培養建築人才,但他們著重專科的訓練,所以很難出現思想設計層面的建築師。且大部份投入技術的專業裡,說來比較像是工程師。有些人就從事營造業,開設營造廠承包土木工程,業務來源主要是台灣有錢的醫生、地主及企業家。

2.
1949年因國共內戰,有部分大陸的建築師跟隨國府來台,他們所受的訓練水準較為嚴謹,他們曾在上海、天津、北平、南京或廣州這些帶有西方殖民色彩的城市中開業。那時的中國建築師多半在規模很大的公司裡工作。國民政府奠都南京後的首都體育場、國民大會堂等重要的公共設施即由大公司所設計。如著名的基泰工程司,主持人是關頌聲。他們有很好的關係得以承攬國家公共工程。這類建築師多承作政府公共工程,如議會、政府辦公大樓或銀行。

 

 

體育場

基泰工程司

 

 

 

 

3.
外國建築師,主要是美國人或日本人,他們不是傳教士,有的是世界著名的建築師。有些教會學校向美國、日本募款在台設立基督教學校或天主教學校,例如聖心女子中學聘請丹下健三設計,丹下當時剛完成東京代代木體育館。對於聖心校園規劃,他提出一個觀念,那時在日本是很出名的:

多變化的空間

 

 

即人和人的交往,老師和學生之間的接觸不要受到90度的限制,應該像章魚的腳一樣,要多角度的延展。如果我們身處在這樣的校園中,和同學、師長及學校中的任何一個人,應更為輕鬆的接觸。所以設計出許多不規則形狀的空間,並和山坡地緊密的結合。他並認為學校應有很多的小角落(corner),是學生休息、沉思、冥想的地方,有陽台、高塔、小窗,故製造出這種孕育情緒的空間,並以陸橋接連宿舍、餐廳、教學區及廣場,以扁柱子間隔形成一些多變化的空間,到處充滿玄機,令人流連忘返,讓建築物成為一種代謝建築物。

 

 

聖心校園

聖心女子中學

 

 

美國雜誌界的重要人物路思義,他和台灣當時當政者關係良好。他捐款在台中東海大學建造大教堂,找了國際上頗具聲望的貝聿銘建築師來規劃東海大學,與其配合的人有張肇康及陳其寬。另外,天主教輔仁大學找了德國的建築師設計。

 

 

聖多福教堂

在台北中山北路的聖多福教堂由美國建築師Anthony Stoner設計,與一般尖頂教堂不同的是光線的巧妙引入,給人非常幽靜的氣氛。台南後壁青寮天主教堂請了德國建築師Gottfried Bohm設計一座金字塔型的教堂,外觀奇異而突出。這些外國建築師的作品,有的影響很大,有的默默無聞。

 

 

給人非常幽靜的氣氛

金字塔型的教堂

 

 

 

 

4.
基本建築教育是在台灣完成的新代建築師,1950年代只有成功大學建築系。其他的學校包括東海、文化、中原、淡江與逢甲多在六○年代後才有畢業生。成功大學建築系畢業的建築師是六○年代台灣建築界的主流。但到七○年代有一些改變,留美及留日的建築師回來,他們多在台灣受大學教育再到美國深造,也陸續開業,成為當代台灣建築界的要角。

 

中國傳統形式

在後現代主義流行之前,六○年代及七○年代美國的建築師如路易康(Louis Kahn)、保羅•魯道夫(Paul Rudolf)等人的作品在當時台灣有明顯的影響力。戰後在台灣出生的一代具有較大的本土文化認同感,八○年代開始他們逐漸具備本土文化反省能力,除了將台灣的中國傳統表現出來,同時也要表達台灣的地方特色。有些人不一定要擁抱中國式的屋頂,有時只是表現空間的柳暗花明那種抽象的境界。而後接上八○年代以來的各種新的思想,他們的表現幅度較廣,能盡收各種潮流。一個有趣的現象即是十九世紀古典主義的復興,它在五○年代出現,但到八○年代又再度出現。至於國際樣式主義,這個流派在戰前就出現了,而它之所以在1945年之後仍然流行,是因此類建築物使用材料較經濟,以簡單的直線處理造型。我們知道戰後的台灣經濟尚未復甦時,只有少數公共工程,民間很少蓋房子。當時的造價都很有限,所以很容易接受現代主義。

 

     

 

 

到了八○年代以後就慢慢分出二種路線,一種是後期現代(Late Modernism)及超現代(Post Modernism)﹔另一條路線則是中國傳統形式的復興,亦有人說是中國的文藝復興,也可說是中國的民族樣式。

現代主義

 

 

 

 

中國民族形式一般指的是琉璃瓦屋頂,四角翹起的建築。1949年之後因為國府來台,在思鄉的情懷作用下,開始出現了一些大陸宮殿建築為藍本的建築。1959年台北植物園中建了科學館,其屋頂模仿自天壇祈年殿,使台北的天際線引出北京的聯想。

 

 

四角翹起的建築

科學館

 

 

再如各地的紀念堂與忠烈祠常常採用起翹式屋頂,在當時或許可以解釋為懷鄉情緒的流露。到了六○ 年代,數量變少了,但卻出現受現代主義簡單明朗線條影響的中國風格建築。屋頂還是保有起翹的曲線,但不鋪琉璃瓦而作灰瓦、水泥瓦或貼面磚,外觀色調單純化,如台北國父紀念館,它的柱子不是紅色而是灰的。稍早在六○年代初期,東海大學的校舍繼承對稱的中國式佈局,但不鋪琉璃瓦而用黑瓦,校園氣氛非常素雅。到了八○年代分為兩個路線:一是探索中國空間美學來表現中國文化,是大傳統,直指中原五千年文化;另一支流回頭看台灣的鄉村,受到古蹟保存運動的影響,從台灣的農舍、寺廟與民宅如板橋林家花園等這些建築去尋找泉源,可歸類為本土主義或鄉土主義。二者並存,台灣的鄉土建築與中原古傳統之間的交集是什麼?所謂「禮失求諸野」,台灣的古建築仍保存許多古風,就如同台灣方言仍有古音一樣。

 

 

紀念堂

國父紀念館

 

西洋古典樣式

傅斯年把北大的精神帶到台大來,所以一般都認為台大承續北大自由的學風。傅斯年過世後,傅園是標準的Doric order,它有幾何形的水池、埃及的方尖碑。這是完全模仿西洋古典建築的作品。其次,對於早期的師大學生有一份情感的是圖書館,亦屬西洋古典樣式,近年卻被拆掉,僅象徵性地留下門柱及山頭。從這些建築物採用西洋古典形式,或許可以解讀這時期對知識的看法,當時人們認為圖書館是西方的東西,而不會想到中國古代有文津閣或文淵閣等書庫,認為西方大學教育的精神以古希臘羅馬建築來表現。

 

       

 

 

古典形式

傅園

 

 

另外,有些大陸建築師為避共產主義來台,比較不願去談中國文化的東西,他們會傾心於自由主義也是可以理解的。他們心目中的學問是西方的,如殷海光對中國的東西就較為陌生。五○年代台灣的知識份子因避內亂而來,到了此地又怕碰到禁忌,索性將自己鎖在一特定的學術象牙塔中,建築師設計完全仿自西方的東西也能明哲保身。中興新村的大禮堂有大三角形山牆及大圓拱,十足西洋古典味,但細部與比例走了樣。近年所建的台北國華人壽大樓則每層樓有自己的order。-樓的大台基作粗獷效果,第二段作橫滾邊(band),這屬於新古典主義風格。從1950年代到1980年代,雖相差三十多年但前後精神上是相通的。

 

 

十足西洋古典味

新古典主義

 

國際樣式主義

至於國際樣式強調對稱及簡單的線條與開口。如霧峰省議會有簡潔的線條,但仍是古典主義的化身,只差沒有三角形的山頭,其對稱柱子及上面有個圓頂都是西方古典語彙。這些建築物的出現和當時台灣的政治發展有關,當時實施「耕者有其田」及「三七五減租」後,地主取得政府所換給他們的股票,成為幾個公營事業的股東之一;而後實施「地方自治」,地主及地方賢達進入縣市議會及省議會參政。林澍民設計的省議會被視為折衷樣式的新古典主義。經濟部工業局,是華蓋建築師事務所之作品,由水泥組成簡潔之線條,亦是國際樣式典型之作。台北中山北路的台泥大樓,像個長方形盒子,令人覺得一新耳目,但在當時卻是最前衛的,而為避免日曬而加上活動式的百葉窗,這是早期留學日本早稻田大學的林慶豐所設計。1950年代台灣的民間建設量相當少,多是公家的建築物。

 

       

 

 

林慶豐

可惜台灣水泥公司大樓近年拆掉了,它應該被視為台灣當代建築的里程碑。當時紐約聯合國總部就是一個豎起的火柴盒。台灣戰後復甦,美國為防堵中共,以第七艦隊協防台灣,由美援農業復興而成立了農復會,農復會大樓也是簡單的方框建築。

 

 

 

 

六○年代台灣無法生產大片玻璃,小玻璃如何造成大玻璃的感覺呢?打很多格子,每一格鑲一片,還有弧形薄殼構造,是當時鋼筋水泥的較高難度技術表現,彰化火車站即集合前述二點之特色。虞曰鎮設計立法院的議事大樓,有現代主義彫琢性的明顯特色。圓山保齡球館也以簡潔的線條與薄殼見長,其柱列有古典復興之意味。

 

 

虞曰鎮

議事大樓

 

 

六○年代受美國鄉村紅磚建築影響下,王秋華設計的中研院美國研究所,現在看來有些台灣鄉土味道。但這種尖頂、斜板、挑高一樓的空間語言似仍是得自柯布的影響。

王秋華設計的中研院美國研究所

 

 

 

 

五○年代末當局把防空的觀念加入國土規劃,把很多台北市區的省政府機關遷移到南投的中興新村,開創台灣有始以來一個新市鎮(New Town)的規劃例,移入大量公務員,蓋了大批的房舍。除了辦公大樓外還有宿舍、市場、醫院、中學及小學。讓我們聯想起歐洲戰後復甦盛行的新鎮規劃理念。市鎮內有良好的道路系統,區分主要幹道及次要幹道。在台灣近代的新市鎮規劃史上,這是一個成功的例子。中興新村裡有不少深具時代風格的建築,其中公路局的中興站使用了流暢的線條安排造型與車輛動線,空間尺度亦掌握很準確,不愧為傑作。

 

 

十足西洋古典味

新古典主義

 

 

 

 

在這樣潮流下,也產生一些社會福利政策下富有人情味之建築,即隨政府遷台的中低收入戶與軍人,為安頓他們而建了國民住宅與眷村,目前許多眷村成為拆除更新對象,但在五○年代,它們有一定的貢獻。所以將來應指定一批五○年代的眷村為古蹟,給後人知道有那麼一段歷史。再者,當年為了要安頓攤販而蓋了像城牆的台北中華商場,共八棟,所有樓梯間採用水泥空心磚,讓光線透進來,現在也拆掉了,它象徵著舊的都市更新方法告一個段落。

 

 

聖家堂

仿自哥德大教堂

 

 

 

 

當時台灣有一些政要是回教徒,在台北市的新生南路倡建了台灣首座清真寺,設計師是楊卓成。台北新生南路的聖家堂教堂在當時也極轟動,完全以水泥結構做出那種天主教教堂高聳的感覺,教堂內的光源非日光燈,而是經由狹縫透進來,仿自哥德大教堂特有的神秘感。宗教建築如雨後春筍,日月潭建了玄奘寺,高雄建了佛光山佛寺群,佛寺形式大都承襲傳統建築。

 

粗獷主義

中國民族形式在六○年代還受到日本所謂的粗獷主義(Rudism)的影響,我們注意到建築的顏色以黑白或灰的為主,強調粗糙的質感,標榜粗獷主義的作品很多,如丹下健三設計的聖心女中。高雄的三信商職是由留日的建築師陳仁和所設計,修長的柱子,像是塑性的迴旋梯,教室用些小格子樑,所有的水泥部分都不粉刷,像榫頭一樣表達木結構趣味,這即粗獷主義的典型風貌。新淡水高爾夫球場俱樂部,是由高而潘設計,他是台灣本土訓練出來的第一代建築師,作品尚有市議會及台北市立美術館等。俱樂部有弧形的屋頂,頗像揮桿時所造成的弧線,配著大片玻璃窗,內外空間交融為一體。台北南海路的教師會館為張昌華所設計,樸實的清水混凝土外牆,層層出挑的陽台,表現了結構的誇張性,它的樓梯間以極粗獷的質感作出外皮,是台灣當時罕見的大膽之作。


三信商職
迴旋梯新淡水高爾夫球場俱樂部教師會館

 

       

 

 

 

 

在粗獷主義盛行的同時,另有一種可以叫作圖案裝飾主義,具有粗獷主義的形象,但作得較花俏,形體有一些勾邊,細部的圖案很多,代表者是女建築師修澤蘭,她是大陸時期南京中央大學畢業的,其作品特色是弧線作的很多,如高雄的交通銀行,有橢圓形的拱。後來因她是位女建築師,故有很多女學校校長特別聘請她,如台北中山女中的禮堂,在此地向上弧及向下弧一樣又用了橢圓型的弧線,用水泥作窗簾造型,階梯形的金字塔,一棵一棵地裝飾在建物下面。這是她最成熟的代表作。此外她的作品還有景美女中、金山青年活動中心。我認為她最好的作品是在羅斯福路上的道藩圖書館,其曲線是所有作品中最細膩的,她最大的貢獻是提出一種新觀念來規劃花園式住宅區,以很有系統的手法開發新店花園新城。

 

 

修澤蘭

高雄的交通銀行

 

 

 

 

接著談到粗獷主義另一建築師吳明修,他也是台灣培養出的第一代建築師,他設計的台北醫學院校舍,當時的流行是模板本身就要釘得很漂亮,模板移走,還看得出模板留在水泥上木結構的痕跡﹔這受日本的影響,而因結構作的很好,入口故意表現輕快的懸挑,還有整個遮陽板都是混凝土,不貼馬賽克。與今日台灣的建築很亮麗的、不袗板的玻璃帷幕相較,回頭看六○年代這批建物,會覺得蠻樸拙的,是一股清流。

 

 

吳明修

台北醫學院校舍

 

 

 

 

虞曰鎮設計的台大人類學系教室,以前的農學院,全是水泥不粉刷的且用的是陶管來作為它的正面,當時是需要這麼作,因為作為展覽館不需要很多的光線,入口雨庇有很長的出挑,表現結構力學之美。

農學院

 

 

個人認為這批建築算是高水準之作。其後是受到它影響-細格化,成為粗獷主義。外表粉刷的很漂亮,仍然表達出木結構的趣味,現今看來會覺得較為累贅,有太繁瑣的細節。如台北善導寺及高雄中正紀念堂均是王昭藩建築師的作品,我將其歸類於受粗獷主義日本仿木結構的影響。粗獷主義後來的演變是軟化它,加了色彩,宜蘭冬山河風景區是為代表。這是日本的象集團與台灣的建築師郭中端合作的作品。台北松江路的志清大樓,藍之光設計,為粗獷主義發展到八○年代作品。這些作品如果貫穿起來看,都是延續著粗獷主義的路子,在不同時代裡加入不同的特質,彰顯時代審美取向。

 

 

木結構的影響

宜蘭冬山河

 

後期現代主義

再者談到是現代主義的大主流,即從國際樣式發展演變至六○年代雕琢性很高的。為何叫雕琢?一根柱子,乍看之下很單純,細看才知凹凸的線腳(moulding),鑲邊作的很仔細,嘉新大樓與再保大樓為其代表,這是沈祖海建築師六○年代的作品。再來是受到柯比意馬賽公寓的影響,國際鄉野大樓壁櫥設計放在窗子上面,不作陽台,把壁櫥作在窗子上代替窗簾,也可以遮陽。

 

       

 



 

雕琢性嘉新大樓沈祖海

 

 

這是台灣畢業第二代建築師陳名能的作品。到了七○年代就有台灣本地培養出來的第二代建築師。大陸大樓被認為是台北市氣派的大樓,騎樓很高,受到美國六○年代雕琢的影響,利用預力樑,造成大跨距,立面柱子呈突出狀,富有節奏性之美感。

 

 

不規則化以表現機能主義者,如經濟部商品檢驗局,樓梯在外面,開小窗以求厚實的彫刻體,方汝鎮設計。

 

再保大樓

 



 

國際鄉野大樓

經濟部商品檢驗局

 

 

 

 

進入七○年代之後的後期現代,仍受到當時美、日流行之風的影響,台北市立美術館,是高而潘建築師的作品,以幾何塊體堆疊而成,展示空間容納在一個方形管中,並且架起來,有點斗拱形象之聯想。草屯的手工藝研究中心,是彭蔭宜建築師的作品,造型得自I.M.PEI的影響很明顯。雲林技術學院的大禮堂,弧形線條的走廊、階梯、看台組合成幾何形體,是個出色的作品。人性的空間,尺度照顧得很好。這是黃有良建築師之作品,他曾在王大閎事務所得到嚴謹設計訓練。同時期他設計的台北工專新校舍亦以熟練的技巧,質樸的建材,重新形塑了學院的空間。

 

 

 

 

到了八○年代材料的運用較為細緻,細部也較精良,幾何體仍是主流,在方圓之間求變化,並受後現代主義的影響,如北投的薇閣國小與潘冀建築師所設計的海洋學院。鍾治平建築師所設計的台北警察局,所用石材在視覺上較軟化,顏色和窗子的比例也都體現了細緻之美,入口的圓拱似乎對比過強。

幾何體

 

 

 

 

其後商業主義抬頭,台灣受到當時美國玻璃帷幕所謂銀派建築影響,顏色很亮麗,建材多喜用玻璃和不袗或鋁金屬,最高峰時整棟建築物是用金屬將它包裝起來的。有人認為台灣的天氣炎暑,為了節省能源,玻璃帷幕牆並不適宜。但它使建築物外觀較為輕巧是事實。商業主義以商品看建築,不實的房地產廣告或文學訴求性很高的廣告蔚然成風,阻礙了真正良好的建築創造。

 

傳統與現代共舞

其次,我們再細述前面提及的中國民族形式,它一直沒有停止過,假如要溯源可推自圓明園的中西混合風如大水法建築。台灣則在日據時代有所謂的大東亞共榮圈口號下的興亞建築。台灣剛光復初期就蓋了高雄的台灣銀行,有琉璃瓦頂,是台灣第一個北京宮殿式建築。民國四十五年關頌聲建築師設計了台北市的綜合運動場,起翹屋頂的牌坊亦具中國風味。民族形式後來分出大傳統主義和鄉土主義。

 

     

 



 

高雄的台灣銀行

牌坊

 

 

盧毓駿教授在1959年設計科學館,以「天人合一」論為根據,再取自天壇造型,作為研究自然科學館,順理成章。平面呈多角形,又有不規則的旋渦形,他在二○年代留法,受到提倡新精神建築的戈必詩意的影響,當時教育部長張其昀的要求,他作了上面是天壇的屋頂底下是掛在外面的迴旋廊,所以有種現代主義的傾向,像貝殼一般的。民國五十二年陳其寬、張肇康及貝聿銘三位建築師合作設計東海大學,當時設計者提出的觀點是什麼呢?他們是現代運動的健將,用現代主義結合中國的古建築佈局精神,中軸道的兩側有一些四合院,包括文學院、理學院、商學院,而中軸的頂端是鐘樓,另一端點並未對準大教堂,有一條乾河溝縱橫校園。

 

 

較具特色的是由故宮文淵閣轉變而來的綜合圖書館,因為中國古代為藏書處防火,故如在文淵閣旁會有水池,圖書館用個很簡單的小橋作為入口,屋頂用黑瓦,非常樸素。這即是想把現代主義和中國傳統相互結合在一起。

綜合圖書館

 

 

而有名的大教堂兼有大傳統與鄉土小傳統之特徵。四片彎曲的板塊形成大教堂,表面使用面磚,概念來自台灣鄉村的土埆農舍的穿瓦衫,每一片上面還有釘子凸出之造型。這四片大屋頂以小尖樑相接,室內沒有一根柱子,格子樑像網球拍一樣展開,每一個菱形皆不一樣。當時這模板的造價相當高,頗似陶藝之脫胎法,模子的工必須很仔細。

 

 

﹝東海大學─路斯易教堂﹞四片彎曲的板塊形成大教堂

﹝東海大學─路斯易教堂﹞每一個菱形皆不一樣

 

 

 

 

在六○年代最盛行現代結構帶頂瓜皮小帽或女兒牆大衣,如黃寶瑜建築師設計的故宮博物院。於今看來,它只是繼承民初以來的中西合璧式。再如圓山飯店,它既未承先,把太和殿屋頂再作一個;也未能啟後,無法給我們任何啟蒙,中正紀念堂兩廳院亦是一例,未有啟迪卻有錯誤的作法,像山花的圖案,收山的位置都未遵循傳統法式。它的迴廊並未圓通,可見空間與機能安排尚未整合成功,中正紀念堂的貢獻是提供給市民廣大的活動空間。

 

 

文化大學的校舍雖然也有傳統式瓦頂,但平面的精神具現代與古代明堂融合之意義,這是盧毓駿教授他研究中國周代的明堂之成果,其中大成館的價值是最高的。

 

鄉土主義

結合傳統與現代的潮流慢慢地演變,在混凝土的結構上表現骨架與屋頂的形式,有些頗富創意的東西出現,如很著名的國父紀念館,是格子樑結構,由王大閎建築師設計。個人認為他最佳的作品是外交部,亦為格子樑結構,代表其對中國結構的認知。在鄉土主義裡亦有一些復古作法,聯合報的南園,將閩南建築與江南園林冶於一爐,境界雖不幽深但亦有獵奇之勝。

 

     

 



 

國父紀念館

王大閎

 

 

外交部

格子樑結構

 

 

較有創意的如在澎湖的青年活動中心,用澎湖海邊特有的老古石造個廊;再用屬於本土形式的窗戶放在立面上,高低錯落有致。近年在台中落成的台灣省文獻館,走的也是鄉土主義路線,有鳥踏及馬背,但多屬拼湊。苗栗頭份的林為寬紀念圖書館則呈展書一般的八字形平面,使用一些中國傳統的元素,表現得很單純。鄉土主義的里程碑應是李原祖建築師的大安國宅,當時他受到了金門民居建築的啟發,有高大的馬背,擋住後面的水塔,構成生動的天際線。一樓有個庭園,很多雲牆,但他的雲牆於今看來作得太生硬了。鄉土主義影響下有多重的表現技巧,朱租明建築師的劍潭青年活動中心,有許多傳統民居的造型語彙。而台北的原韓國大使館,作一大斜面屋頂,紅瓦白牆,蔡柏鋒建築師設計,是頗有創意之作。鄉土主義除了有北京式、台灣本土式的,尚有蘇州式的例子,如台北的馥園餐廳。所以鄉土主義有中國南方的鄉土主義也有台灣的鄉土主義,從民居中擷取靈感的泉源是永不枯竭的。

 

 

劍潭青年活動中心

馥園餐廳

 

 

 

 

從李祖原的作品中我認為其最值得探討的在於:他想從中國大傳統的哲學裡尋找出深厚的基礎,藉此基礎透過中國地方的具體形式讓它融合且呈現出來,建築物所要表達的仍是古老的哲學。換言之,結合大傳統和小傳統。 今日的台灣可說是一個文化非常混亂的時期,沒有清楚的建築面貌,也缺乏長期累積的當代文化,街頭上的招牌和建築呈現同樣紛亂的感覺。不但建築物無法提供良好的環境,公共空間也少,四十幾年來這環境曾經歷長期的戒嚴,阻礙這一代真正所需的建築創造力,可以說,八○年代解嚴以後才算鬆綁了。將來歷史上會將這一段的文化視為是從束縛到鬆綁的紛亂過程。

 

 

資料來源:http://www.dm.ncyu.edu.tw/content/con07/con07-03-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