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首頁

      和平老街

     中山老街

      老街古蹟

 
 

        中山老街乏人問津,因為這裡的空間很多早已廢棄,只剩下街道立面的牌樓,很多的房屋也早已無人居住,街道的店面也是少之又少,中山老街的某些發展的潛力因而被埋沒,街裡有兩塊閒置的空地,位於以前的建成商行(目前只毀壞到剩下騎樓立面)和蘭室之間,其中夾著一個較現代的兩層樓透天厝,這兩塊空地造成了街面的斷裂而變成失落的空間,也讓中山老街的整體感無法圓滿,因此學生開始去構想一個街區的新完整性。中山老街的老宅還有一特色,就是街道兩邊涇渭分明單號門牌一邊為名門豪宅,迄今大多保留原貌,供後人觀賞緬懷;雙號門牌這一邊則為倉庫、工人住房與一般民宅,目前大多已改建為現代建築。在新舊並陳,現代與古典並存的老街裡,歷史滄桑與人文風華不言而喻。

 

 

 

        這個蓋的時間比和平路晚一兩年,大約在1920年,算是日領晚期的建築,他的圖案多採取「ade C o」花飾,就是幾何圖案重複排序,牌樓正上方有一個「簡」字,屋主是「簡阿牛」,早期大溪人說: ()街仔簡阿牛,下街仔張阿狗」,說的是當初的有錢人,他這個房子比較特殊在「富剛」有一間房子也是這種造型的,她跟羅馬式的房子不太一樣,雙柱不太一樣,下面那一截,如果是羅馬 柱是一直到底的,現在他這是疊一層起來,一般在雙柱這種造型在歐洲非常高大的建築才會做這種雙柱,民家是不太可能蓋的,可是大溪就有這種柱子,算是經典了,走廊會有鐵欄杆,這個在日領晚期缺鐵,這些鐵欄杆都被拉走了,所以現在看到一點點而已,現在窗戶前的是原來有的,窗戶上的玻璃原來是彩色的,牌樓上值得一提的是在旁邊一些一條一條的直線上有打叉叉的,這個東西是「路易十四」的最愛,他就是代表法律的約束,綁起來,在路易十四的房子裡面會有這些,路易時期都有很多這種東西,類似法庭之類的地方都有,這個房子主要的意義不是同在於外觀,而是在於主人:簡阿牛簡阿牛總督府參議員,他的發跡蠻有意思的。

        建成商行牌樓的主人「簡阿牛先生」其人其事日領時期日本政府為了要與台灣島民溝通以化解不滿的情緒,就發表「台灣總督府評議會員」首次認命九位台灣人為評議員,這九人是:「顏雲年(基隆街),林雄徵(台北市),李延禧(台北市),簡阿牛(新竹州),辜顯榮(台中州),林獻堂(台中市),許延光(台南市),黃欣(台南市),蘭高川(高雄州),共九人」,評議會員雖然有「建議權」,而沒有對總督府的「監督權」, 可也是不得了的地位了。大溪地方上的老人形容他的身材高大,像土匪一樣,他並不太識字,他的致富是因為他去做了很多生意,其中有兩個生意比較特別,就是去九份 挖金子,去和九份「基隆顏家」顏雲年去挖九份的金子,他跟日本人拿到採礦權。九份金礦博物館記載:1914年藤田傳三郎病故,其子乏力經營,計有「簡阿牛許拱辰日人藤原顏雲年等」爭取收購瑞芳山所有採掘權,由顏氏獲得,設力瑞芳坑場簡阿牛去那邊再包轉就對了,廉價在轉包進來,他 因為要過去開礦,所以當初就在很多大溪人的鄉親過去開礦,當時是請「普濟堂」和「聖帝公」去「點坑位」, 結果真的「出金」了,之後這些礦坑工人也跟著有錢起來,後來礦坑這些人感謝「聖帝公」就打造一頂神轎,原本神位每次出巡都適用人抱著走的,神沒位好坐,就作一頂轎給「聖帝公」坐,這頂轎現在還在福仁宮裡面,後來大家都說坐這頂轎是因為這樣,大家就成立一個社團叫作 「同人社」,所以同人社大溪普濟堂第一個「繞境」的社團,因為同人社出來已之後,因為他算是「勞方 」的,那「資方」就像是「簡阿牛」、「呂建邦」等人,當初的資方說「勞方」都出來做了,我們資方也要做一個社團,就是「大有社」,不過很可惜,或許是大溪資方已經末落了,「大有社」在1999年算是最後一次「繞境」之後就沒有出來了,「大有社」連續好幾年任社長是「簡欣哲先生」,因為沒有錢也沒有人要接了,那早其大有社就是這一掛人出來其實「簡阿牛」對大溪貢獻是很大的,他很可惜很早就過世了,所以在「謝黃富」的口述歷史裡面有提到,這個簡阿牛過世很可惜,因為他會去外面承包工作,給大溪人去工作,他不只是在大溪承包工作,他還去外頭找工作,真是蠻可惜的,因為他沒落之後,他的位置被一個人取代了,就是「簡朗山先生」,現在「桃園簡子愛女士」就是他的後代,就是「評議會員」的位置讓「簡朗山先生」取代,「簡阿牛」早期在山峽也有開店,在九份也有開店,九份的文史工作室有一本九份的口述歷史有講到他,他的部分資料上有很多。

 

 

 

 

 

 

 

 

 

 

      「烏衣」就是做官的人,鳥衣舊族這是有典故的,在東晉的時候,他們時代有個地方叫做「烏衣巷」,那個地方出了很多很能幹的人,那他們在做這個的時候,很可能期許說「不要看我們這樣子,我們以前也是很不錯的!」

 

 

        這個區域蠻特殊的就是早期日本人的公務員都住在這裡,並不是官邸,兒是公家租民間的房子給公務人員住,你看「簡阿牛」就在隔壁,很多事情都很方便,那「簡阿牛」宅的後門剛好就是輕便鐵道會經過那裡,這邊的人完全是做生意的,做生意的人並不是完全擺店面的,真正大生意是不擺店面的。你看這也是「雙獅戲繡球」,他做的東西就是立體的東西,這四個牌樓其中一個徽飾,原先以為他是「德川家康」的家徽,那三片葉子,但是一比對之後,還是不太一樣,可能是模仿得有點「走 樣」去了。 

 

 

 

        牌樓上的小欄杆寫著姓「呂」的,再上面是孔雀,其實上面本來不是孔雀,原來是猴子,有相片記載,隔壁那隻原來是老鷹,這「先記」兩子的上片有兩隻「鱉魚」,旁邊兩隻麒麟和芭蕉葉,芭蕉葉台語音是「招」,麒麟是美子,合起來說是「招子」,在兩邊的麒麟是「琴棋書畫」,古琴用一個布包著,這個早期在和平路有一家也是,但已經拆掉了,就是「林太平」那一間。

 

 

        上面是「獅子戲球」,可以看到古時候的東西都是現代的,他這個是「松鶴竹鹿」三間牌樓這一間是「呂鷹楊先生」的家,這三間都是,他是清代秀才,他的 兒子「呂鐵舟先生」,是東洋美術家,以前的美術家在早期大溪鎮上,每年農曆六月二時四日聖帝公生日舉熱鬧時,他會出來幫人家畫戲台,不知道是成名之前還是之後,以前的藝術創作者都會跟民間信仰有所結合,這是文人的房子。 

 

 

回到首頁 | 走訪大溪 | 大溪老街 | 中正公園 | 武德殿

大慶洞與石板古道 | 老街廟宇 | 後尾巷 | 走訪大溪老街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