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七股鹽田
        頭上頂著炙熱的太陽,眼前卻出現二座高大的雪山,遍地一堆堆的皓雪,難道是全球氣候異常?抑或是所謂「六月雪」的神蹟呢?都不是,原來是到了著名的「鹽分地帶」─七股鄉。

七股鹽山原本只是七股鹽場的鹽堆,因堆砌如山而得名,最高曾達到四層樓,一南一北互相對峙,藝文人士稱之為「南山」、「北山」。

自從300多年前明鄭時期開始,嘉南沿岸就已是鹽田廣佈,每年十月到翌年四月大致是南部的旱季,正是曬鹽的好時節,鹽工們從遠處水閘引海水入田,經過重重繁複的加工程序後,鹽份濃度越來越,最後形成粒粒白皙的結晶體。

 

何謂鹽分地帶?
        從嘉義布袋到台南七,綿延30多公里的海岸線上,台灣三大日照鹽場:布袋、北門、七股由北到南舖展,黃莽莽的平野上,散佈著鹽田和魚塭直到天際,白色的鹽堆伴著水色,在燦爛的陽光下閃閃發亮,這即是老一輩所謂的「鹽分地帶」。

        黃昏時,半斜的夕陽照在一窪窪的鹽田上,淺淺的水波,映照出粼粼波光,一行白鷺飛過微暈的天空,一片金黃。水田裡,三三兩兩的人們,或彎著腰、或扛著一擔擔的鹽,身上泛著的不知是鹽還是汗水,辛勤的身影,與這看似靜謐實則生動的自然景觀,相映成趣。

 

過去與現在
      傳統鹽田─有「瓦盤鹽田」和「土盤鹽田」兩種,瓦盤鹽田的結晶池,以瓦缸鋪成,較容易吸收太陽短波的輻射熱,生產出的鹽粒細小而潔白,適合精製,此種鹽田在收鹽之後,略為沖洗即可引入海水繼續使用,既省工又省時。

        七股的轄域鹽田是土盤鹽田,土盤鹽田的結晶池,是直接輾壓成,結晶形成速度較慢,且顆粒較為粗大,不過可採用累積曬製,所耗成本較低,且亦較容易改良成為機械收鹽灘。

        通常,鹽場最忙碌的季節是陽光普照、雨量極少的三月至五月,鹽民稱為「大汎月」,產量達全年的一半;五月至九月因適逢雨季和颱風帶來大量雨水,曬鹽工作幾乎停擺,鹽民利用這段空檔做鹽田的整修,直至十月份較乾燥是,才又開始進行採收,這段期間,稱為「小汎月」。

        現代機械化─隨著七股地區人口的老化和外移,鹽工後繼無人。1982年,台鹽為因應人口問題與工業成本不斷提高的困境,於是開始積極推動機械化的計畫,七股鹽場與布袋、台南鹽場(己廢)同時成為被開發的三大鹽場,直至1988年才完成,並開始啟用機械採收,產量多到可堆積成山,從此「七股鹽山」便成為此地奇景,但昔日鹽工們頭戴斗笠、身包花布巾,在赤陽下幹活的情,卻已不復見。

 

早期晒鹽過程
(1)採集鹹土和鹹沙:

        由溪溝引海水入餾池後,將海水洒在沙埕上沙泥,俟沙泥晒乾後,裝入漏池以防流失。

(2)裝漏:

        挑所採集鹹沙泥入沙漏池。

(3)淋漏:

  挑海水入沙漏池濾去鹽分,並由池底管注入鹽滷窟。

(4)翻漏:

  已濾出鹽分的沙泥挖起,洒在沙埕上,並不時翻覆。

(5)汲滷晒鹽:

  將貯藏於鹽滷窟新滷,以桶杓汲進坵盤,經日晒風吹,蒸發結晶。

(6)收鹽:

  晒丁在巡丁監視下收鹽。

(7)收倉:

  所收之鹽,以制斛盤量收倉。

 

 漁村的曙光

      加入WTO後,澳洲鹽的進口和其他種種的因素對七股地區造成了衝擊,使得昔日漁村的風光不,但多年來有賴於台鹽的努力,利用鹽製成許多食品、清潔用品等,並在七股鹽場設置鹽滷池、販賣鹽冰棒,並為團體遊客安排參觀製鹽的流程,七股這個小漁村,正逐漸在觀光的道路上發出光芒。

牙膏

防曬乳液

沐浴乳 洗面乳 洗髮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