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港是位於澎湖北方員貝嶼上的一個小漁港,其圍捕海豚的歷史約有一百年了。被澎湖人稱為「海鼠」的瓶鼻海豚在農曆的十一月到隔年二月會追著鰆魚迴游到澎湖北方。沙港因地利之便,往往最先發現海豚,這時便是全村動員的時刻了。為了處理圍捕海豚及事後分配的雜事務,沙港還有專門的「海鼠委員會」,是村長依宗族等關係選出的十五位委員。

  

 

  捕獲的海豚會很快地被村民宰殺取肉, 參與捕捉的員貝村民可以分得三成,其餘依照村內的分配規則加以分配,一般來說岸上協助者分半份、海上工作人員分一份,老人、海鼠委員、村幹事獲一份。

  整個沙港圍捕海豚的過程,其實是沙港村民對社區集體的認同過程。但是單純的社區經濟行為漸漸的變為國際性的海豚買賣。因為沙港捕捉的瓶鼻海豚是智慧高的適合表演的海豚,而當時歐美國家已禁止捕捉野生海豚,但海洋世界等表演場地的海豚耗損率又很高,因此他們積極的尋找活海豚供應者。

  自一九七六年起,香港的海洋公園便開始向沙港購買海豚。一九八○年,一次二十二頭海豚的交易,曾引起國際鯨豚保育人士的注意;以兩萬元代價賣出的海豚,不久全數死亡,經西方媒體報導,「台灣大屠殺」因而轟動一時。之後活海豚交易由野柳海洋世界接手,沙港固定供應活海豚給海洋世界。 賣海豚帶來的好利潤,使得這項金錢交易愈來愈重要,也造成社區分享精神的改變,使村內出現了緊張關係。

  一九九○年三月,六十頭海豚被沙港村民捕獲,其中包含十二隻虎豚,這次的行動引起了兩美國人張敬玉和他的華裔太太張念蘇的注意,他們是「信任地球」保育組織的一員。原先他們是來瞭解台灣使用流刺網的情形。

  捕捉到海豚的第三天,村民準備在港中宰殺五頭偽虎鯨,在張敬玉夫婦允諾不公開影帶的條件下,獲得村民同意拍攝。當時張氏夫婦看到養在沙港的海豚健康狀況不佳,便每天來餵食、照顧,並通知「信任地球」總部這件事,總部也派來獸醫改善海豚健康狀況。 張氏夫婦結合當地少數保育人士,努力宣導保育海豚的觀念和重要性,終於使沙港人同意不再殺海豚。張氏夫婦並和農委會達成共識,台灣政府會儘快修改保育類動物名單,就在事情似乎已近落幕時,檀香山「信任地球」總部負責人卻將錄影帶在美國媒體上公開,由於屠殺偽虎鯨的方式幾近凌虐,引起國際憤慨,台灣倍受壓力,沙港也被指稱為「殺港」

  一九九○年八月,鯨豚正式被列為「瀕臨絕種野生動物」。可是由於民眾和民意代表的壓力,沙港常捕獲的兩種瓶鼻海豚(太平洋瓶鼻海豚、南方瓶鼻海豚)則列為「其它予保護之野生動物」(意謂族群量達可供利用準時,得予利用)。但農委會未曾核准沙港人再度圍捕海豚。直到九三年沙港居民擅自圍捕了三十頭海豚,東窗事發之後,沙港的「海豚管理委會」,連同村長十四人被起訴並判刑,其它地方發生數起零星捕殺、販賣事件,也都起訴、判刑。此後刻意捕殺或公開販賣海豚肉的行為大致已在澎湖絕跡。

  一九九五年農委會正式將「太平洋瓶鼻海豚」、「南方瓶鼻海豚」列為珍稀野生動物。 雖然錄影帶事件有值得非議的地方,但卻使台灣所有鯨豚動物在很短的時間內獲得法律保護,也不可不算是一保育工作的勝利,值得欣慰。